女子遭家暴11年父亲被逼死 绝望下她雇凶杀害丈_主页
女子遭家暴11年父亲被逼死 绝望下她雇凶杀害丈
更新时间:2019-06-09
 

  黄大仙论坛,原标题:遭家暴11年,父亲被逼死,绝望之下她杀了渣男,最后…丨新闻早茶 头条 在婚姻生活中,她们经历

  据不完全统计,在广东省女子监狱,有55名服刑人员因不堪忍受家庭暴力,杀死丈夫或同居情人,被判重刑。她们是家庭暴力的受害人,身体和心理遭受双重折磨,常年生活在恐惧中;她们也是故意杀人、伤害的施害人,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。

  翻阅55名女性服刑人员的资料,发现这一群体普遍文化水平低,22人仅读了小学,有9人是文盲。犯罪时的年龄集中于30-50岁,很多女性都是忍受了多年家暴,因某个事件的刺激而走向极端,“忍耐和迁就并不能使婚姻苟延残喘,反而将受虐者层层困住,将她们拖入下一个深渊。”

  41岁的阿燕因雇凶杀死同居11年的男子阿俊,被判处无期徒刑,2017年11月到广东省女子监狱服刑。

  阿燕对阿俊的第一印象不错,“乡下人,朴实老实”。待阿燕怀孕七八个月时,才发现自己被骗了,阿俊坐过牢,赌博、吸毒,还隐瞒了已婚的事实。

  “我当时就想和他分手,躲了起来。”阿燕说,阿俊知道她的软肋是家人,便以其父母兄妹的安全相威胁,逼其就范。

  妥协并没有带来幸福。阿燕在医院做管理工作、兼职卖保险,月收入两万元起,一个人担起养家责任。而阿俊,游手好闲,每个月从阿燕这拿一万块,“去买毒品、赌博,输光了就回家要钱”。有一次孩子发烧,阿俊将家里仅剩的几百元抢走去赌。

  2008年,第二个孩子出生后,阿燕狠下心,“打算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生活”。为将阿燕牢牢“绑”在身边,阿俊开始打骂幼小的孩子,用孩子来控制阿燕。

  这之后,阿燕和孩子们一直生活在恐惧中。“只要他在家,孩子就会一直跟着我不分开,我在厨房做饭,他们也跟到厨房待着。”阿燕告诉记者,2014年,9岁的儿子问她,为什么不能去外公、外婆家,可不可以离开这个禽兽。

  “两个孩子从来不叫他‘爸爸’,说他是‘牛’,力气大,经常打人。”阿燕说着,忍不住哭了出来。一次出游,因为要钱不得,阿俊拿孩子撒气,举起长条凳就要打女儿的头,“我怕把孩子打死,一边冲过去护着孩子一边大喊朋友帮忙”。

  只要阿俊在家,阿燕和孩子们夜里不敢睡觉,“儿子做作业,就让我先睡,等他做完作业再叫醒我,我们换着睡,互相保护。”有一次,拿走10万块钱的阿俊消失了一阵子,“我们终于可以睡个整觉”。

  同事、孩子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家长知道后,都劝阿燕带着孩子离开。阿燕也尝试过,“躲到同事家里,但阿俊找过来,威胁同事。”

  10多年间,阿燕也多次报警,“说是家庭纠纷,调解一下,阿俊会当着警察的面向我道歉。”每当阿燕提分手,就会招致打骂,“他打我不凶,知道我能忍着,他就打孩子,因为我最在乎孩子。”

  “试过了很多方法,感觉还是逃不掉,无路可走。”阿燕说,她本打算忍着,等孩子大一点,父亲的去世成为压倒她的最后一棵稻草。

  2015年,阿燕把放暑假的孩子送到父母家躲一下,阿俊追到乡下,逼着阿燕父亲拿30万元,说这样就放阿燕走。“父亲说没有钱,他就拿出一瓶农药,让我父亲喝下。”阿燕说,父亲在老家医院抢救了10多天,还是去世了。

  阿燕是家中最小的女儿,深受父母疼爱,她提到父亲泪流不止。谁知,不久后,阿俊威胁要杀了阿燕妈妈,以此逼迫阿燕和他结婚。“这根本就不是人过的日子,我知道他不会杀我,但怕他杀我的亲人。”阿燕彻底绝望了。

  雇凶杀人后,阿燕也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,被判处无期徒刑。两个孩子目前寄养在姐姐家,“我不甘心为了这种人坐牢,最难过就是没办法照顾小孩,担心他们没书读”。

  读初一的儿子每周都给阿燕写一封信,“儿子在信中说,妈妈不要怕孤单,我会陪着你。”有一次,孩子们画了一幅画,母子三人手拉手,对面是一栋房子。

  广东省女子监狱专门针对家暴受害者受暴后的心理创伤情结、习得性无助、犯罪后的恐惧以及自身的人格缺陷等心理特点,运用个体咨询、团体心理辅导的形式,结合家庭治疗、音乐治疗、舞动治疗、空椅子技术以及心理沙盘游戏等技术和方法帮助他们疗愈创伤、恢复爱的能力,学会爱自己爱家人。

  心理矫治办公室的心理咨询师告诉记者,以阿燕为例,她对父亲的去世极度愧疚,认为是自己间接杀害了父亲,每次提及父亲,阿燕都会出现躯体化症状,表现为心慌、焦虑、胸部窘迫、头晕、手足痉挛。阿燕入监以后出现抑郁、失眠、焦虑、悲观的心理问题,有轻生的念头,被评估为高度等级自杀危险。

  “耐心倾听她述说的躯体不适感,承认她的躯体症状体验是真的,设身处地地理解其无助、焦虑、担忧和抑郁的情绪,与之建立良好的咨访关系。”心理咨询师表示,对阿燕这种情况,要先引导她处理好过去的创伤以及对父亲的内疚,才能缓解其内心痛苦直至祛除躯体化症状,最后鼓励阿燕勇敢面对现实,接受姐姐、孩子、母亲给予的关心与爱,获取情感上的支撑和依赖,逐渐减轻过重负罪感。

  监狱的心理咨询师会定期对阿燕进行心理咨询和宣泄放松,提供稳定的心理支持,此外还安排她参加监狱的原生艺术绘画治疗、“一人一故事”心理剧场和静观减压等团体心理辅导活动。

  经过半年的教育矫治,阿燕的情绪、思想较稳定。谈及父亲时,胸闷、呼吸困难等症状暂时未出现,失眠状况有所好转,情绪调控能力和改造动力明显增强,从刚入监时的愁容满面变得开朗有笑容。(文中所涉服刑人员及被害人均为化名)